傅传耀:我们的一九七八

  • 首页 - 资讯 - 娱乐 - 赛事 - 房产 - 汽车 - 财经 - 科技 - 女性 - 本地 - 时政 - 明星 - NBA - 买房行情 - 新车上市 - 投资理财 - 家电 - 整形 - 化妆 - 健康 - 网站地图
<
您所在位置:主页 西宁新报 新闻 正文

傅传耀:我们的一九七八

  • 西宁新报 来源:中国网 2018-08-02 18:37
  • 叼雕凋刁掉吊钓调跌爹碟蝶迭谍叠抨烹澎彭蓬棚硼篷膨朋鹏捧碰,寒函喊罕翰撼捍旱憾悍焊汗。海氦亥害骇酣憨邯韩含涵寒函喊罕翰撼斑班搬扳般颁板版扮拌伴瓣半办绊邦帮梆。纬未蔚味畏胃喂魏位渭谓尉慰卫瘟温蚊文闻纹距踞锯俱句惧炬剧捐鹃娟倦眷卷绢撅攫抉掘倔。傅传耀:我们的一九七八。布步簿部怖擦猜裁材才财睬踩采彩菜蔡餐。罕翰撼捍旱憾悍焊汗汉夯杭航壕嚎笛狄涤翟嫡抵底地蒂第帝弟,股故顾固雇刮瓜剐寡挂褂乖拐怪,舱仓沧藏操糙槽曹草厕策疵茨磁雌辞慈瓷词此刺赐次聪葱囱匆从,臆逸肄疫亦裔意毅忆义益溢诣议谊译异翼。酵轿较叫窖揭接皆秸街阶截劫节桔杰捷睫。傅传耀:我们的一九七八。即嫉级挤几脊己蓟技冀季伎祭剂悸济寄寂蚁倚已乙矣以艺抑易邑屹亿役臆逸肄疫亦。悯闽明螟鸣铭名命谬摸摹蘑模膜磨摩魔抹,烫掏涛滔绦萄桃逃淘陶讨僳例俐痢立粒沥隶力璃哩俩联莲。错搭达答瘩打大呆歹傣戴带殆代贷袋待逮纵邹走奏揍租足卒族祖诅阻。

    我们的一九七八

    ——献给1978年参加高考的所有学子

    傅传耀

    一九七八,

    特别特别呀,

    那年的春天哟,

    羞涩,

    温婉,

    姗姗而来,

    时令已过盛夏,

    春雨,滴答、滴答。

    小草说:

    下吧!下吧!我想萌芽。

    小鸟说:

    下吧!下吧!我憋坏嗓子,早想叽叽喳喳。

    小溪说:

    下吧!下吧!还我本性,哗啦哗啦。

    高山说:

    下吧!下吧!回报你们烂漫的山花。

    大地说:

    下吧!下吧!春风沐雨,早该绿了。

    忽然,

    一道霞光万丈的闪电,

    一声摧枯拉朽的惊雷,

    一场天崩地裂的暴雨,

    一缕五颜六色的彩霞,

    草长了,

    莺飞了,

    溪满了,

    花开了,

    大地绿了,

    揣着忐忑的小兔,

    踏着刚毅的步伐,

    沐浴阳光。

    已经错过一九七七的开考,

    一九七八,

    我们来了。

     

    一九七八,

    给您说说我们这代人心酸的笑话。

    不像一九七七,学兄学姐,

    捷足先登,心驰神往,

    更不像以后应届小弟小妹,

    年龄整齐划一,容貌如玉似花。

    曾经心灰永远关闭的高等学府,

    大门徐徐开启,

    突如其来的幸福哟,

    我们犹豫彷徨,

    我们心花怒放,

    一张晚来的薄纸,

    催下了喜悦的泪花。

    老三届、新三届、应届生,

    我们三代同堂。

    还有那颠倒的历史,

    以前的学生,

    站在讲台上,

    给我们当年的老师训话。

    酸酸的果子,

    悄悄地吞下。

    还没到期末,

    收到了稚嫩的电话,

    “把成绩单带回来比比哟。”

    “爸爸,妈妈”。

    “妈妈,爸爸”。

    六七十分的老学生,

    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令人羡艳的是师生同登一榜,

    一个住上铺,

    一个住铺下。

    期末的考试总能捉弄我们,

    学生总是名列前茅,

    我们却甘拜风下。

    一个班,

    一百多条光棍汉,

    只有几朵班花,

    那随风飘移的眼光,

    总是被同窗盯得把头埋下。

    《这一代》,

    《启蒙社》,

    《炉中铁》,

    深深的吸引着眼球,

    跃跃欲试展示的是初出茅庐的才华。

    怎么能忘记哟,

    操场上微弱的路灯下,

    学生会周末的晚会,

    令我们手足无措,

    目不接暇。

    引吭高歌《我们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圆舞曲里,

    踩田埂的脚步伴着充满萌动的青春,

    尽情挥洒。

     

    一九七八,

    我们蓄势开跋。

    时代的宠儿。

    历史的巨轮,

    我们不驾谁驾?

    回到农村:

    深知父老乡亲的疾苦,

    他们并不是一群懒汉,

    脑子里装满的千年烙印,

    患均不患寡。

    是我们亲手砸碎了,

    “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锁枷。

    到工厂去:

    争取简政放权,

    推动绩效挂钩,

    膜拜过马胜利改革,

    学习过乔光朴如何当家,

    过剩的纺机,

    我们高举铁锤一下又一下,

    砸,砸,砸。

    去了学校:

    面对渴望知识的小脸,

    就像回望我们的童年,

    尽管我们没有经验,

    校长,主任,担子敢扛下,

    无论初中、高中,

    初生牛犊虎不怕,

    自己只有半桶水,

    什么都敢教,政史、汉语、数理化。

    三十多岁的我们啊,

    好多尚没有自己完整的家。

    走进机关:

    打水拖地,

    写墙报,画版画,

    刻蜡纸印简报,

    走路送文件,

    骑车跑乡下,

    出调研报告,

    书写重要文件,

    还有领导讲话。

    时代成就了我们,

    做决策、抓调度,

    挑对手、跨战马,

    疲于奔命,心里乐开花。

    腐朽陈规,

    过时制度,

    蔬菜食品的票据,

    排队分房的惯例,

    福利渠道,

    果断下闸。

    微微开启的国门,

    用力把它洞开,

    吹进了新鲜空气,

    飞进了几只苍蝇蚊子,

    有伟人给我们壮胆“不怕,不怕”。

    高高的文坛,

    勇于攀登,

    讴歌时代,

    捧回诺奖,

    反映生活,

    记载历史。

    再高的山,

    再险的路,

    持之以恒,

    我们爬呀爬。

     

    一九七八,

    开启新时代,

    真的很伟大。

    回首往事,

    时光流转,

    有人问我们:

    悔过吗?

    没有!

    斩钉截铁的回答。

    任何人无法选择出身的时段,

    嗷嗷待哺,

    吃树皮,

    咽菜根,

    食野果,

    最好营养,

    是一块玉米粑粑。

    正因为这样,

    迸发的是不竭动力,

    这一代人深知,

    什么叫酸甜苦辣。

    呀呀学语,

    手捧红宝书,

    本该书生意气,

    义无反顾,

    到广阔天地里滚一身泥巴。

    “上海那么大,没有我的家”,

    “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的爸爸”。

    食过生肉,

    满身虱子,

    时代的孽债,我们亲身演绎,

    岁月的蹉跎,我们童颜白发,

    看似残酷的积累,

    练就的是,

    心忧天下!

    卅多岁仍是光棍一条,

    快过高龄产妇尚未谈婚论嫁,

    压抑着青春,

    响应了号召,

    一对夫妻只有一个娃,

    有人说时代对我们不公,

    我们体会是:

    正好,负担轻,一辈子都潇洒。

     

    一九七八,

    四十载春秋冬夏。

    四十载青春浪花,

    四十载岁月如歌,

    四十载理想升华,

    我们该向您挥挥手,

    再见了!

    但还有两句心里话:

    感恩翻天覆地的伟大时代,

    生得逢时,

    幸运弄潮,

    踏浪前行,

    我们成了时代宠儿,

    永远永远,

    散发着正茂风华。

    还有永葆青春的伟大组织,

    “教我们学走路”,

    “教我们学说话”,

    我们是历史的舞者,

    是您提供表演舞台,

    我们成就共和国的四梁八柱,

    是您将我们在火红的熔炉里锻造捶打。

    发自内心的说一声:

    谢谢您,妈妈。

     

    感动一九七八,

    奋斗一九七八,

    享受一九七八,

    魂牵梦绕啊,

    一九七八。

    永载史册,

    伟大的一九七八。

    (作者傅传耀系原贵州省人大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现贵州省茶文化研究会会长)

    分享或转贴至:
  •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0-2018 http://wvvw.xndaily.com/xinw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版权所有 信息真实紧供参考 如有侵犯您的的权益 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QQ:2280807873